分类 1号站娱乐 下的文章

原标题:醒醒吧!设立雄安新区真不是为了迁都

雄安新区可能会被打造成中国的“创新之都”,成为创新增长之极。

文/于德清

4月1日,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引爆舆论。

央视播发的新闻如此表述: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的一项重大的历史性战略选择,是继深圳经济特区和上海浦东新区之后又一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是千年大计、国家大事。

深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标志,浦东新区则是邓小平南巡讲话之后,重启改革开放的产物。雄安新区的建设被比喻为“千年大计、国家大事”,其历史定位将超越深圳和浦东。

就目前的消息来看,如何解读未来的雄安新区,离不开这几个关键信息的细读。

1、雄安是非首都功能疏解的一个“集中承载地”

显然,设立雄安新区经过了长期的酝酿和调研。

央视报道称,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多次深入北京、天津、河北考察调研,多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中央政治局会议,研究决定和部署实施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习近平明确指示,要重点打造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载地,在河北适合地段规划建设一座以新发展理念引领的现代新型城区。

如果,从十八大算起,雄安新区的设立经过了长达4年多的调研、论证。而不论其是否设在雄安一带,中央的目标非常明确:北京承载了太多的非首都功能,疏解北京的非首都功能不能只靠零散的疏解,而是需要在河北寻找一个能够集中承载非首都功能的地方,再造一座新城。

航拍雄安新区

而雄安或许恰恰因为地理位置和自然条件优越,从中胜出。

那么何为首都功能,何为非首都功能?

2014年2月16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市考察工作时提出的,要明确城市战略定位,坚持和强化首都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科技创新中心”的首都核心功能。那么,非首都功能就是指与四个中心不相符的城市功能。

近年来,在北京的疏解清单中,已经按照“几个一批”对核心区和中心城区进行疏解,包括“一批制造业”、“一批城区批发市场”、“一批教育功能”、“一批医疗卫生功能”、“一批行政事业单位”。

不过,目前北京聚集的诸多非首都功能,其实有很多属于中央调配的资源。比如,大量的央企总部都在北京,大量的部属高校和中央科研院所也都在北京。另外,北京也还部分承担着金融中心的功能。

这些非首都功能的疏解,就需要来自中央层面的协调解决。雄安新区就是这样一个大手笔的规划。

2、雄安的定位核心是“发展”,“迁都”只是民间想象

把设立雄安新区想象为 “迁都”,恐怕是一些民间人士的凭空想象。

很多人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主要是因为对中央这些年来的政策很少关注和了解,以为只有通过所谓的迁都,才能解决目前北京面临的“大城市病”等问题。

他们没有看到,现在北京所面临的问题,也是计划经济时代各种资源累积的结果。要解决这种畸形的资源配置,固然需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但也同样需要通过行政手段予以纠偏,为首都“减负”。

所以,设立雄安特区在疏解非首都功能的背景下,就是水到渠成的战略布局。雄安集中承接非首都功能的疏解任务,不是要转移北京的首都功能,相反,只会进一步强化和明晰北京作为首都的功能定位。

同样值得认真分析的是,雄安新区的定位描述。

“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这四个定位中,后三个全都以“发展”作为关键词。如此强调“发展”,民间再做他想,就不合适了。

就此来看,雄安新区承担着中国未来发展模式的创新使命。“努力打造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创新发展示范区”,说的就是这个。

3、雄安新区可能成为中国的“创新之都”

我们再来详细分析这四个定位。

“绿色生态宜居新城区”排在首位,凸显了雄安新区的人本价值。城市首先是给人生活、工作和居住的,有好的生态和宜居的环境肯定是第一位的。

习近平指出建设雄安新区要突出七个方面的重点任务,前两个任务“建设绿色智慧新城,建成国际一流、绿色、现代、智慧城市”、“打造优美生态环境,构建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态城市”,都是和城市规划、建设本身有关的。

这主要谈的是雄安新区的硬件建设。可以想象,未来碧波荡漾的白洋淀、野凫飞隐的芦苇荡将和雄安新区的建筑群融为一体。

航拍雄安新区

“协调发展示范区、开放发展先行区”,指向则是城市“软件”建设。这里将是未来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的试验田。

而在四个定位当中,我特别想谈的是“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这个定位说明了,雄安新区未来的主业是什么,雄安新区在未来中国和世界经济版图上会扮演什么角色。

习近平在“七个重点任务”中第三个说的就是,“发展高端高新产业,积极吸纳和集聚创新要素资源,培育新动能。”

由此不难判断,雄安新区将来可能会被打造成中国的“创新之都”,成为创新增长之极。

航拍雄安新区

在美国,华盛顿、纽约和硅谷的定位很清楚。华盛顿就是首都,纽约是经济中心和金融中心,而硅谷则是创新中心。以色列作为创新之国,在首都特拉维夫之外,有创新中心海法。日本在东京50公里之外,有高新产业聚集地筑波。

现在,上海作为金融中心的定位是明确的,而北京则承担了太多的非首都功能。同时,我们也还缺乏一个创新中心。

雄安新区极有可能成为中国的“硅谷”、“海法”,逐步将京津冀一带的高端高新产业引流过去。

而从世界范围来看,高新产业往往离不开和高校的结合。硅谷一带就有斯坦福、加州理工等若干世界名校。波士顿因为有哈佛、麻省理工等世界名校,正在成为第二硅谷。

要想让雄安新区成为“创新驱动发展引领区”,势必要汇聚中国一流的大学和科研院所。这也符合把“教育功能”疏解出首都的政策要求。

雄安新区起步区面积约100平方公里,中期发展区面积约200平方公里,远期控制区面积约2000平方公里。未来雄安新区将相当于将近两个浦东新区,一个深圳经济特区。若干年后,在北京100公里之外,又将崛起一个新的经济增长极。

特朗普上任两周签8条行政命令

号外号外,特朗普又出行政命令啦!行政命令有多强,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是XX你就坚持60秒!